当前位置: 小鱼儿玄机2站 > 学术资讯 > 正文

徐志摩诗集

时间:2019-10-16 03:01来源:学术资讯
「卖油条的,来六根——再来六根。」 「要香烟吧,老总们,大英牌,大前门? 多留几包也好,前边什么买卖都不成。」 「这枪好,德国来的,装弹时手顺;」 「我哥有信来,前天,

  「卖油条的,来六根——再来六根。」

  「要香烟吧,老总们,大英牌,大前门?

  多留几包也好,前边什么买卖都不成。」

  「这枪好,德国来的,装弹时手顺;」

  「我哥有信来,前天,说我妈有病;」

  「哼,管得你妈,咱们去打仗要紧。」

  「亏得在江南,离著家千里的路程,

  要不然我的家里人……唉,管得他们

  眼红眼青,咱们吃粮的眼不见为净!」

  「说是,这世界!做鬼不幸,活著也不称心;

  谁没有家人老小,谁愿意来当兵拼命?」

  「可是你不听长官说,打伤了有恤金?」

  「我就不希罕那猫儿哭耗子的『恤金』!

  脑袋就是一个,我就想不透为什么要上阵,

  砰,砰,打自个的弟兄,损己,又不利人。

  「你不见李二哥回来,烂了半个脸,全青?

  他说前边稻田里的尸体,简直像牛粪,

  全的,残的,死透的,半死的,烂臭,难闻。」

  「我说这儿江南人倒懂事,他们死不当兵;

  你看这路旁的皮棺,那田里玲巧的享亭,

  草也青,树也青,做鬼也落个清静:

  「比不得我们——可不是火车已经开行?——

  天生是稻田里的牛粪——唉,稻田里的牛粪!」

  「喂,卖油条的,赶上来,快,我还要六根。」

编辑:学术资讯 本文来源:徐志摩诗集

关键词: